安柏

我是北大畢業的海淀媽媽安柏,為什麼要“雞娃”,問我吧!

小孩一年補習班,夠買10個愛馬仕;養孩子就像開公司,當媽就是當孩子的CEO。只要沒讀上好大學,娃的每一年讀書都是個坎。雞娃式育兒背後是突圍還是困境?面對教育內卷,到底是誰在逼迫家長?
我是安柏,碩士畢業於北京大學,曾經也是世界500強經理。4年前成了全職家庭主婦,專門“雞娃”並自雞,著有《上岸:一個海淀媽媽的重點學校闖關記》。為什麼很多人不能理解我們這一代在育兒上投入的時間、金錢和精力?歡迎和我一起討論。
873
教育 2021-01-14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覆,開始提問吧!
35個回覆 共5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2021-01-15

如何避免培養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個近些年很火的詞,特別是在網絡空間,在很多人的控訴中似乎帶有一種原罪的意味。這是一個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詞,英語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個人出生成長的家庭(大多數是血緣家庭,也包括收養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後通過婚姻或者説自己的選擇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較而言。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講,家庭是一個人接受社會化,學習社會規範和生存技巧的初級羣體(primary group),通過社會化,使得個人成為一個能夠被社會接受的、合格的社會成員。所以説家庭對這個人以後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經歷,社會關係的建立等等都有長遠的影響。在心理學、心理諮詢領域,經常使用這個概念,來分析成年後人格和婚姻關係中的各種問題,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個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討論家庭的影響呢?當然討論,不過用的不是原生家庭這個詞。比如説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張愛玲的《小團圓》,都有對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過前者是在宏大歷史話語體系裏,在結構和規範層面上的抨擊,後者則從很個人的角度,把家庭和個人滲透到歷史飄搖的血脈之中。這個有點象我們現代討論的原生家庭了,但是還是有更多的歷史流逝和社會背景的冰涼質感。。
再看看你講的“畢竟我們父母做子女的時候也沒歸責原生家庭”。那時候對家庭的討論或者“歸責”可能沒有提到公共層面上來。難道以前的家庭就沒有衝突嗎?和家庭的關愛、和睦和温情相聯繫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衝突。家,就是這樣的複雜!比如最近大熱的《我的姐姐》,姑媽一直為了大家庭、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犧牲、奉獻,堪稱道德模範,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沒有忘記幾十年前的夢想,她只是一直隱忍在私領域之中,無處訴説。正是自己經歷太多的犧牲和不公,這最後促使她決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夢想,而不是用家的名義去捆綁她。
那麼原生家庭這個詞,我講有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背景。在今天的社會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諮詢、靈脩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義思潮的全球擴張有關,關注從個人和家庭層面去分析種種不幸的根源,去傾訴去療愈去成長。我們轉型社會中傳統和現代的衝突、消融,代際關係的和諧和矛盾等等的張力,正是這種反思的重要現實土壤。在互聯網時代,隨着個體化的進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發展,對於原生家庭的討論,慢慢燃出燎原之勢,成為一種公共領域的話語。

64

在國際社會當中,日本一直努力構建所謂“正面”人設。看似遵守國際規則,維護國際正義,但事實恐怕並非如此。過去幾年間,日本多次因違反國際法原則被國際社會喊話。就以捕鯨為例,為了對抗國際社會壓力,日本於2018年退出了國際捕鯨委員會。此次排放核污水行為更是嚴重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防止傾倒廢物及其他物質污染海洋的公約》《倫敦傾廢公約》等對“海洋壞境”的相關規定。
規則在前,日本為何一意孤行?一方面,是其自認為仍可以欺世騙人。按照日本政府的説法,做出如此決定是“別無選擇”。可如今的困局正是日本政府隱瞞核泄漏問題結出的惡果。事實上,在核污水排放的問題上,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已有過多次“不誠實”記錄。在福島核事故初期,日本政府謊稱“影響有限”“善後處理進展順利”,東電公司也早就知道堆芯熔燬,卻頻頻隱瞞真相。如今問題積重難返,他們又想將老套路如法炮製一次。另一方面,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政權更迭、奧運會停辦等事件的衝擊,日本正遭遇政治與經濟的雙重困頓。數據顯示,因疫情導致負債超過1千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3.3萬元)而宣佈破產的日本企業數量,已經達到600家。這種背景下,如何儘快甩掉核污水處理這個巨大包袱,也就成為日本政府鋌而走險的動因。
生態環境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和資源,核污水排放的影響已經超出國界範圍。對此,相關國際組織應該加大監督力度,督促日本定期公佈核污水處理情況,組織國際調查團實地調研與監督,向全世界進行事實情況披露。更具體而言,把福島核污水處理議題納入到聯合國、G20等多邊機制的議程中來,激發各界羣體對該問題的關注力度,形成更廣泛的全球共識,謀求更權威的解決方案。

61

在國際社會當中,日本一直努力構建所謂“正面”人設。看似遵守國際規則,維護國際正義,但事實恐怕並非如此。過去幾年間,日本多次因違反國際法原則被國際社會喊話。就以捕鯨為例,為了對抗國際社會壓力,日本於2018年退出了國際捕鯨委員會。此次排放核污水行為更是嚴重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防止傾倒廢物及其他物質污染海洋的公約》《倫敦傾廢公約》等對“海洋壞境”的相關規定。
規則在前,日本為何一意孤行?一方面,是其自認為仍可以欺世騙人。按照日本政府的説法,做出如此決定是“別無選擇”。可如今的困局正是日本政府隱瞞核泄漏問題結出的惡果。事實上,在核污水排放的問題上,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已有過多次“不誠實”記錄。在福島核事故初期,日本政府謊稱“影響有限”“善後處理進展順利”,東電公司也早就知道堆芯熔燬,卻頻頻隱瞞真相。如今問題積重難返,他們又想將老套路如法炮製一次。另一方面,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政權更迭、奧運會停辦等事件的衝擊,日本正遭遇政治與經濟的雙重困頓。數據顯示,因疫情導致負債超過1千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3.3萬元)而宣佈破產的日本企業數量,已經達到600家。這種背景下,如何儘快甩掉核污水處理這個巨大包袱,也就成為日本政府鋌而走險的動因。
生態環境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和資源,核污水排放的影響已經超出國界範圍。對此,相關國際組織應該加大監督力度,督促日本定期公佈核污水處理情況,組織國際調查團實地調研與監督,向全世界進行事實情況披露。更具體而言,把福島核污水處理議題納入到聯合國、G20等多邊機制的議程中來,激發各界羣體對該問題的關注力度,形成更廣泛的全球共識,謀求更權威的解決方案。

20

我很喜歡這個問題,這讓我去思考,也讓我和我的學生們進行了更多的探討。不同的代際,TA們出生、成長的年代不同(青少年時期人格和身份認同形成和基本定型的時期)。我們的社會、文化、規範是在一直的變遷之中的,特別在中國經濟迅猛發展、向現代化高歌猛進的這四十多年中,不同代際的觀念、價值取向往往具有巨大的差異。特別是在我國城市化高速推進和互聯網迅速普及以及各種平台經濟、文化的遍地開花的情境中,孕育了前所未有的獨特的青年文化和各種亞文化,這更加形成了巨大的價值觀念代際鴻溝。我詢問了我的學生們,關於朋友圈對父母選擇性屏蔽的問題,這是一個蠻常見的現象,但是也不是一個人人均身體力行的鐵律。比如有一個同學是所有的朋友圈內容都對父母家人開放,還進行非常多的互動。還比如有一個在金融行業工作的學生,因為工作非常辛苦,常年加班,TA的每一條朋友圈信息,都有定位,就是告訴父母,我挺好,很安全,不要擔心。也許你們休息了暫時沒有看到,但是醒來了,隨時可以瞭解我的情況。那麼對於朋友圈選擇性屏蔽父母的情況呢,原因很多樣化,有認為父母不理解當前的互聯網文化、青年亞文化,有感覺父母不贊成某種現象,還有怕父母擔心自己在外辛苦等等。朋友圈的意義在不同的人眼中也是不同的,有的認為這是一種工作文化,有些東西要讓老闆、同事看到,那麼對於不同的人就有可能有不同的信息,同樣也有不同的信息屏蔽。有的認為朋友圈就象一本日記,記錄自己的生活。那麼這樣一想,很多人當年可能還有帶鎖的日記呢,問問自己的父母當年是不是也有這樣一本。你可以問問你的父母年輕時和TA們父母的代際關係怎麼樣,和你現在的代際關係可能有不同,也有不少共同之處。每個人和自己的父母總是處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那麼有差異、有衝突也很正常,和衝突、差異共存的還有關愛、還有親情。塑料可能有平常、脆弱、虛假掩飾的一面;可是TA也是自然界最難降解的化合物。這不就是我們平凡人日常生活中的堅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